检察日报:要求公务员刷单网购是种政绩腐败

  近日,陕西省宝鸡市扶风县人大常委会为了响应该县与阿里巴巴达成“农村淘宝”电商协议,要求机关干部每人网购至少1000元物品的消息在网络盛传。经核实,扶风县人大常委会确实于日前发有此通知,但有关人员回应称,“不过是以通知的形式发出的倡议,没有强制性”。对于这一回应,不少网民质疑,文件里没有看出倡导,反倒有强制的意思(据9月27日《京华时报》)。

  随着“互联网十”的不断深化,诸如“农村淘宝”这种电商与地方政府合作共推的农村“互联网十”项目不断涌现。应该说,扶风县相关部门对当地“农村淘宝”的开始运营给予关注,并采取适当措施予以积极推进,本质上讲是可以也是必要的,并没有什么错。

  但是,从根本上讲,“农村淘宝”在性质上仍旧是一种市场行为。亦因此,尽管阿里巴巴方面制定了扶风全县36个村淘宝点初始运行第一天刷单要达到1万单的运营目标,但作为公权机关,直接跳出来强制要求,或者说直接用公告、通知的方式,要求、倡议当地机关公务员上“农村淘宝”网站刷单消费,甚至连最低刷单金额都进行了明确,则涉嫌以行政干涉的方式影响市场网店的商业运营,超出了政府应该有的行动边界,显然是不应该的。

  一方面,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公权机关发文要求公务人员上当地“农村淘宝”购物,且要达到一定数额,这是在用行政强制力干预市场。不管最终达到消费目标与否,就个人购物自由以及公权部门必须恪守的市场法治边界而言,都是对市场自由的戕害和对公务人员买卖自由权的伤害,都是一种尴尬。

  另一方面,根本上讲,当地“农村淘宝”第一天上线,不管有多少单、多大金额的消费,只要是市场自发的,都是客观反映当地等有关方面对于“农村淘宝”项目的宣传力度、群众接受和购买能力等的一次机会,反过来讲,这种对相关情况的客观检验和反映,对阿里巴巴等有关方面都是弥足珍贵的第一手最真实资料,会为今后采取客观正确的行动和措施起到无限的正向引导作用。但现在,不管是直接要求的强制,还是所谓的倡议引导,当地通过机关发通知的方式对“农村淘宝”笔数和最低消费金额进行明示,有意无意间都会起到影响和歪曲相关真实情况显现的可能。何况在网友看来,“文件里没有看出倡导,反倒有强制的意思”,这无疑会让相关情况的反映更加失真,让一次很好检验当地“农村淘宝”建设初步效果到底如何的机会白白流失,对阿里巴巴、当地政府等都是一种无法估量的重大损失。

  可见,公权机关发文要求公务人员上当地“农村淘宝”购物刷单的做法,表面是在为当地“农村淘宝”建设作贡献,但实际效果却适得其反。

  再直白一点说,这种方式就是地方政府急功近利、急于表现政绩的畸形政绩观的典型体现,是对国家整体加快推进“互联网十”战略的一种阻滞,是一种典型的政绩观腐败。在深入反“四风”、反腐败的当下,这无疑是需要赶紧去除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