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从互联网的发展史看比特币和区块链

  原标题:以史为鉴,从互联网的发展史看比特币和区块链 编者按:对于比特币和区块链最近的疯狂,大家的看法

  编者按:对于比特币和区块链最近的疯狂,大家的看法不一。很多人把它看作是一场庞大的庞氏骗局,但是也有人担心错过下一场技术革命。到底应该如何看待加密货币技术的现状与未来呢?经历了过去的网络泡沫浮沉以及参与到现在这场新的变革的人无疑最有说服力。Pelle Braendgaard就是其中的一位,他是最早的搜索引擎AltaVista的早期员工之一,目睹了互联网从诞生到癫狂到破灭再到实质发展的整个阶段,他自己现在也在从事区块链方面的创业,通过他的比较分析我们可以理性认识比特币和区块链的发展。

  我很早就玩HTML了,认为这是发布文档的一种很酷的方式。早在1993年我就发现这一点,那时我还在读大学,第一次在我工作站的/usr/local/bin目录下看到了mosaic这个可执行文件。

  不过我真正开始认线年,当时我的指导老师告诉我去看看NCSA新发布的CGI规范。在此之前我已经在一个毫无希望的项目上陷得很深,想用C++开发一个非常复杂的多媒体前端应用。

  我经常会拿区块链目前的情况跟互联网的早期日子来进行比较。2013到2015年我不断在讲区块链的状态类似于1994年的web。去年的ICO疯狂类似于1995年Netscape(第一个浏览器) IPO让每个人陷入集体癫狂的样子。

  我认为现在我们正在接近1996年,当时大家仍然非常疯狂,但是很多真正库的东西也正在开发之中,不过其光芒被这种疯狂给遮盖住了。

  所以姑且把这些年看成是沧海一粟。但是那时候对互联网的技术采用仍然有很多的经验教训可以去吸取的。

  新的复杂技术令人我们这些网虫着迷,但是我们往往又会太过痴迷于解决方案的优雅和创新,所哟到头来往往很难解释或者推销这个东西。

  互联网是一种绕开审查传送数据的手段。其做法是将数据分解成数据包,然后从一个节点发送到另一个节点,直到到达最终目的地,然后再重新进行组装。这太酷了!!!!

  比特币是绕开审查或者看门人将钱从一个人转给另一个人的手段。其做法是你拿着一个私钥通过点对点网络将交易传送出去,这个网络上成千上万台计算机都会竞相通过加密的方式把它包含到一个交易的区块里面,网络上的其他人都信任这个区块。

  这两个问题的说法其实对于很多人来说都不是问题。但对于我们这些偏执狂来说这的确是个问题。不过对于大部分“正常”人来说这是问题吗?

  至于那个对解决方案的解释,就互联网来说,今天已经没人在意。而到了将来,区块链也会是没人在乎的情况。

  这两个故事的关键是它们确实都是正确的,但是对解决方案的痴迷程度要远远高于实际问题。

  尽管1994年的互联网已经成形,但是还没有互联网产业或者企业的线月,在Netscape IPO之后,互联网终于火力全开。

  1995年12月,数字设备公司帕洛阿尔托研究实验室(DEC Palo Alto Research Labs)的研究人员Louis Monier推出了AltaVista搜索引擎,这个搜索引擎成为网站第一个一夜爆红的成功故事,也是当时最重要的搜索引擎。

  DEC此前是一家非常具有创新性的公司,但是当时已经变得很古板。这件事让这家公司的高管意识到,嘿!我们也是一家互联网公司,我们跟Netscape一样酷一样值钱。

  DEC已经有一大批卖给企业、政府及大学的成功网络产品。包括路由器、网卡、防火墙以及电子邮件服务器(支持X.400)等。

  这些产品几乎在一夜之间全都转到了匆忙组建的互联网业务部门,并且全部更名为Alta Vista。

  1996年1月时,我在牙买加首都金士顿生活,运营着CaribWeb以及一系列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的旅游相关网站。

  当时但凡能拼得出HTML、CGI和PERL的人都很抢手,因为“网站管理员(Web Master)”这门新职业的需求非常旺盛。招聘人员已经努力了几个月了,但是我对离开自己的生意并不感冒,也还非常享受在加勒比海地区的生活。

  不过最后我还是接受了AltaVista提供的企业网管员工作,成为团队的第一批成员之一。在几周之内我们把Lotus(刚刚在办公套件大战中输给了微软)遣散的大部分营销主管都挖过来了。

  我们的口号是“互联网、互联网、互联网”,在经验和产品组合的广度上当时没有一家公司比得上我们。我们的主要目标市场是互联网业务,当时所有其他公司都不顾一切想要重新给自己贴上这个标签。

  当然互联网只是解决方案,但互联网要解决的问题还不是很明显。所以就像这个领域的众多其他早期业务一样,我们把互联网解决方案卖给其他开发互联网解决方案的人。

  可以说,1995到2000年间的互联网产业,其主要商业模式就是上市,以及通过媒体报道跟其他互联网初创企业的合作来抬高股价。

  不过我并不想批评这个进程。我们今天都从当时冒出来的这种疯狂的、似乎无意义的创新中获益了。我们至今仍在使用的大多数的核心技术和开发者知识都是从这个狂中折腾出来的。

  在这种狂热之中有少数公司尽管也从中受益但仍忠于自己的愿景。Amazon就是其中最知名最好的一个例子。

  2000年,当一门心思只想着抬高股价的干扰消失之后,聚焦于解决真正问题的互联网企业终于可以这么做了。今天大部分的大型互联网公司都是在这个时间足有起步的。

  从技术的角度来说,在2000的网络泡沫崩溃之后,已经没人有钱给Sun和Oracle支付授权费了。于是Apache、Linux、mysql、Java和PHP等都流行起来了。

  我希望今天的人能够看到我在AltaVista经历与比特币及随后的区块链产业之间的类似性。

  那时候我们都在争先恐后地想出各种疯狂的点子,想着如何用互联网解决每一个行业的问题。我们有解决方案,我们知道那是革命性的解决方案,是会改变一切的,但是往往会因为我们出色的技术在这些行业得不到采用而心灰意冷。

  1995年初时,有个做销售的家伙很痴迷互联网,他当时把一家科学会议网站卖给了Reed Elsevier。他随后又雇了我。当时我还在威尔士大学攻读学位,这是我的第一份付费web零工。不记得他是怎么找到我的了,不过可能是通过一个新闻组吧。

  这个网站取得了成功,于是我们提出把网站做成雄心勃勃的出版物网站。这个建议被提交到了董事会上,但是我们却被告知董事会达成的共识是“为什么大家会想在互联网上查找出版物”。

  在Netscape和SSL还没有推出来之前我也认为的确是这样的。当时还没有支付网关。大家都是打印论文的,没人想要在一台640x480 VGA CRT屏幕上看任何东西。而且那个时期大多数的高管还从来都没有接触过计算机,所以这个想法本身对他们还非常陌生。基本上我们属于过早进入市场。

  在互联网可以解决该产业的实际问题之前,一堆看似毫无关系的技术、市场以及产业都需要先发明和创造出来。

  我开始做旅游网站,后来又搬到了英属维尔京群岛,正好在同一周他们刚刚装上了拨号上网服务。作为人才收购的一部分,我把网站的BVI板块卖给了一家当地的出版商。我刚刚看了一下,那网站至今还在。

  在一个月之内15%的人都注册了上网业务,这主要是因为美国的电话/传线美元/分钟,所以电子邮件解决的是真正的需求。

  在我搬到牙买加之前的几个月内我接连向10到20家酒店/饭店卖出了我做的网站。这是因为这些企业对向美国旅游者推销自己有着真正的需求。

  2013年初,我把手头的所有其他项目都放弃了,专心去做比特币的廉价P2P支付方面的事情。我推出了Kipochi,目标是发展中国家的支付。

  我们又进入得太早了。大家先想到的还是肯亚先令而不是比特币。既有的支付技术想方设法阻止我们进行法币与比特币的兑换。

  过去几年对于我们这些从事国际化工作的人来说是一个很棒的支付系统,但是对于外面更大的支付圈来说还没有起色。

  颇为讽刺的是比特币作为价值存储手段和投机成长资产实在是太合适不过了,以至于到2017年末时其相关费用已经涨到山本聪原先为廉价快捷P2P支付提供的解决方案已经不再可行。希望Lightning Networks能够挽回这一点。

  山本聪的愿景要想变成现实还需要解决一些外部问题。不过目前作为价值存储手段和投机成长资产,比特币的表现的确非常出色。

  以太坊有望成为一门更具突破性的技术。它有个个未必算太好的早期口号,叫做“世界的计算机”。

  我一开始对以太坊很好奇,但是看到这么个口号之后顿觉索然无趣。只是到2015年底时我才又开始重新关注,那是在我看到大家针对它开发的工具以后。

  过去2年我一直在以太坊的基础上开发一个去中心化的身份平台,uPort。所以现在我肯定是比特币的信徒。

  肯定会有很多尝试想把区块链应用到每一个行业里面,就像互联网的早期阶段一样。

  2017年绝对是技术了证明自己的一年,也是证明我们需要专注于扩展解决方案之年。

  所以尽管可能还没有人在做出真正的产品,DAO的替代公司也许还要1、2年才会出现,但是已经有真正的应用在以太坊上面跑,解决实际的问题了。

  我对陷入ICO狂热的任何人是怀疑的,比方说。但没人可以否认的是,在以太坊上面部署ERC20令牌的简单性已经取得成功。即便CryptoKitties再怎么可笑它也是个赚钱的世界主宰以及真实应用。

  是的,很多(大多数?)ICO都是基于一样愚蠢的快速致富的想法而做出来的,这会让世界重新陷入1990年代的疯狂。

  但与此同时(就像1990年代一样)这些钱正在资助各种重要的基础设施和工具的开发。从人的角度来说我们正在积累真正的知识和经验,我们的聪明的开发者、律师和创业者的队伍正在不断壮大。去参加下一场开发者大会(Devcon)你就会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此外还有一些是由超级聪明的人设立的非常严肃的ICO(及私募)资助项目。这些项目是在真正脚踏实地在做,并且认真考虑了其中的经济模式、机制以及工具。

  每个人都在担心和抱怨区块链的可伸缩性。这的确是个问题,就像互联网当时一样。

  1996年我在AltaVista写过一段perl代码,这段代码是为了在每一项http请求上启动一个新的unix进程。这个又反过来穹顶一个全新的unix进程来连接数据库然后生成HTML,再通过我们在Palo Alto数据中心的管道发送到世界各地。超级的低效。

  很快,fast-cgi、nsapi、isapi以及servlets纷纷冒出来改进了这个,这也让我们有了对数据库的持久连接。CDN开始把数据搬到离用户更近的地方,编程语言也变得更快了。

  这些年来,我们从单进程发展到多线程,然后又回到单进程,最后变成异步。开发者变得越来越聪明,缓存成为了你的朋友,现在它对于规模支撑web app已经无关紧要了。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以太坊身上。其第一版有点了类似于早期的CGI版本。目前有好几个项目在做,比如POS、Sharding、WebAsm、Plasma、Raiden、Truebit等,这些都有可能极大改善它的性能。

  作为开发者我们一开始也想要尽可能多的逻辑链上交易。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其实很多信息很容易就能在链下存活,同时还能保留链上共识的好处。

  很好的是这些几乎都是独立的改进。即便其中有1、2个做不成,我们仍然能享受到剩下的带来的好处。

  但是这一切未必像大家希望的那么容易那么快到来。我们认为我们应该专心开发不需要等大量其他步骤完成的真正问题的解决方案。

  利用区块链轻易就能解决的、有着真正问题的业务多得是,并且他们已经在洗耳恭听了。但是你得先倾听他们的实际问题是什么,然后在推进你的魔术解决方案。

  除了像贝索斯、Marc Andreesen以及Peter Thiel等少数创业者以外,.com时代的真正英雄是那些开发出Apache、Mozilla、Linux、MySql等的人以及IETF那帮不知疲倦地改进和扩充这个疯狂的新世界的工程师们。

  要在今天的世界寻找这样的人。这些人在不辞劳苦地为这一技术建设基础而设施、标准和工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